织字为梦

今夜,就让我枕着如烟往事宿醉一场,拥抱回忆,织字为梦。此后,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,淡然走过。

偶然的路遇只是為了等你

2531.jpg
擦肩而過的時候,用目光默默向你問候,你卻無從察覺沒有回頭。任我的注視遺落在不知名的道口,任青春的臉頰被那遙遠的雲霞燒紅。

在心的視野裏你越長越高而我卻越變越矮,以至昂著頭卻無法攀援你。 但是,每個有月亮的晚上,卻虔誠地為你祝福,為你禱告,雖然不信佛祖不信上帝,你仍是我的宗教我的詩。不敢冒昧打探你的消息,卻又極願關於你的話題。心坎堆滿凡塵俗世的雜物,僅一片潔白的領域,只為給你。

由於你,總忙裏偷閑鋪開一塊晶瑩的雪地書寫本來疏忽淡漠的心情故事。 由於你,喧囂的生活總派生出一縷莫名的孤寂和著憂鬱。靜夜,總區別無邊星星與你明眸相似之處。更深,把彎彎的月亮船劃到雲深不知處,只為給思念留一方遼闊的天地。

明月知己,有一種漂泊的愛永遠沒有歸期,有一種浪漫的情永遠無法相許,有一個明媚的花季已錯過如期,依然坐在夢的臺階上望斷山長水闊無涯路,固執地追尋你漸行漸遠的腳步。

從不相信,七月七的雨是牛郎織女編織的古老傷感的日期,卻喜歡在這種無望的千古絕唱裏毫無目的地走走,似乎這樣,心就離你近了。

每次的雨巷盡頭,丁香樹後,都會撐起戴望舒那把濕淋淋的油紙傘,讓傘骨上晶亮亮的淚和著深鬱鬱的情一起幽怨地滑落。無花,有時候能夠結果;期盼,卻總沒有結局。於是,祈望能與你的夢結伴同行。在朦朧中,尋找一種超脫,感受一種浪漫,體味一種擁有。夢中讀你,不願醒來。

你知道我在等你嗎?沙鑠將我吹得疲憊昏黃,嚴霜將我浸得枯暗冷澀,風雨將我打得遍體鱗傷,我仍用不變的真情站在你必經的驛站,輪你的行跡。用不悔的愛意折疊成無數面小船,跌跌撞撞撲向你……
  1. 2013/11/25(月) 17:02:54|
  2. 未分类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不是不可以,只是不願意 — 真回不了家麼?

0723.jpg
中秋節已經過去幾天了,團圓成了熱議話題-老人的傷感話題。

《常回家看看》是我們幼兒園學唱的歌,"帶上祝願,帶上笑容","常回家看看","哪怕幫爸爸媽媽洗洗筷子刷刷碗".-這樣的回家,如今少了現實。

"過節你回家嗎?"回答這個問題。真心的想想,你願意回家嗎?我不願意。-不是不可以,只是不願意。

不知道父母年輕時有沒有當下熱議的文件櫃這個話題。那時候他們怎麼離家,又何時回家?如果說時代不同了,如今各種條件都比以往強了,過節的時候完全可以回家,況且法律都有要求。那麼,我要說"親愛的爹爹媽媽請不要責備,看看您們的境況,看看我的境況,只是回不去啊。"

上學時久住學校,每逢節假日爸媽都打電話喊回家。我喜歡那種感覺,"家是心靈的港灣","爸媽是愛我的".三兩天後總可以聽到這樣的話"幾點了還不起床"、"吃飯不啦"、在學校就這樣子啊,什麼也不幹"、"趕緊走吧,回來幹嘛來啦"……鬱悶啊,無奈啊,究竟想不想我回來呢,再打電話喊回家把這些背給你們聽。

如今打電話真不回去了,不是不可以,只是不太願意。

"工作繁忙,請假領導不願意,萬一遇著正不高興,回頭獎金沒了,虧。還是留在班上吧。"

"三天假期,一來一回坐車都不夠,沙發都暖不熱,就看他們一眼,也沒得啥子,還是不回去。"

"好不容易放幾天假,出去放松放松,開開眼,散散心,緩解一下。家有點兒遠,就不回去了。"

到西部去,到邊疆去-我畢業後的選擇。父親理解。母親沒說什麼,只是每天換著花樣做東西給我吃。想看電視,睡大覺,母親不許,要我跟她一起做飯。事實上不讓我動手,只是讓我陪在身邊,記住她是怎麼做的。現在想家的時候我會去做飯,那是家鄉的味道,有母親的裝修後清潔影子-終於明白了些什麼,原來父母是家鄉的一切。

錢是王八蛋,花掉還能賺,歲月流逝就不再有了。時間可以擠出來,獎金可以補回來,老板不會因為誠懇和孝順對你真正不滿。可憐可憐老兩口吧,看在他們可憐的份兒上。

他們是愛我的nu skin 如新,正如他們是愛你們的。誰說非要節日團圓,想想辦法,找時間常回家看看。只要你願意,沒有什麼不可以!
  1. 2013/11/07(木) 17:45:22|
  2. 生活百事達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