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字为梦

今夜,就让我枕着如烟往事宿醉一场,拥抱回忆,织字为梦。此后,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,淡然走过。

冬天的姍姍來遲

1404.jpg
立冬了,可天還是不見冷。慵懶的陽光穿透玻璃緩緩向我折射。人,仿若置身於一片金秋的原野。此刻,靈魂不免在季節交替的縫隙中迷失,弄不清到底是秋天的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戀戀不捨,還是冬天的姍姍來遲。

人在床上,卻可以沐浴著暖暖的晨光,心情無比愉悅。打開手機,登上QQ空間,看看動態,這早已成了如日出日落般周而復始的習慣,雖然不曾有太多的時間去回復每一條留言,在空閒時把好友的留評翻出來品味,卻也是一種幸福。

“讀你的文字,可不可以,不要心疼”。這是一位朋友給我日誌的留評。

瞬間,心微痛,一絲暖從眼角溢出。不知道是因為留評的人讀懂了文字,還是讀懂了我,還是因為某一點上與我產生了共鳴。其實,我並不認識留評的人,不曾聊過隻言片語。因為有文字在,認識也變得多餘,在文字裏,已經足夠讀懂一個人,足夠進入一個人內心的彼岸,這,就是文字獨有的魅力。

閑時,習慣敲幾行字,記錄往昔的瑣碎煙塵,或是曾經彩霞滿天的浸潤,或是曾經林中倦鳥的相伴。人生旅程的點滴舊事,款款前情,仿若時光的剪影,一一烙印於紙上。對於行文舞墨,一直以來,權當是消磨光陰的一種娛趣,猶如在自家院裏種草栽梅,深冬臘月,梅開三五朵,不求傲雪淩霜,招蜂引蝶,但求自得其樂,附庸風雅。

文字是有感情的,它的感情,發自於與文者的內心,無論是豪邁的,還是憂傷的。某日酒酣,曾吟詩一首:

一任醉輕狂,杯中煮月光。

豪情塗翰墨,李杜又何妨?

如此狂言,事後不禁含羞掩面,若李白、杜甫二位老人家泉下有知,情何以堪。

筆端上不僅能氤氳幸福,還能抒發憂傷。字裏行間,滲透的有時是溫婉,有時是惆悵,有時是慵懶的,有時是豪情的。文字的感情色彩和駕駁文字的主人的心情是貫通一致的。

憂傷是文字的一種風格,而我喜歡這樣的風格,就象李煜、納蘭容若的詞一樣。南唐國國破家亡的懷舊句意;飲水詞裏美麗淒婉的眷念;一行行傷感牽魂的文字,一年年春愁秋恨的迪士尼美語價格感慨,這種不忍碰觸的憂傷,打動著一個又一個善感的心靈,這種憂傷如秋末薄涼的露,慢慢的浸入你的心肺。

憂傷的每一句點,每一詞藻,於墨蹟裏氤氳出淡淡的愁。

總有某些往事,於文字裏堆砌成遙遠的思念,總有一些句子,會滴墨成傷。

一行思念的段落,一曲悲婉的音樂,一株殘荷,一朵開到荼蘼的花,都能把人飄渺到傷感的氛圍裏不能自拔。感性的人始終會被某些淒美的事物所牽動,喜歡那些憂傷的句子,明知道那份淒美是一股毒,自己卻拒絕不了,遇到了還是會毫無免疫力的被傳染。文字裏的憂傷,是一種柔美。

於文字裏,不是因為不快樂才憂傷,也不是因為不幸福才憂傷。憂傷,只是文字的一種風格,因為喜歡沉溺於一種憂鬱的氛圍,所以文字裏常常會於無意中彌散出傷春悲秋的意韻。其實,這種風格不一定與作者的生活狀況有關,只因為憂傷,它有著捉摸不透的魔力,有著無與倫比的美。

喜歡在寂靜的夜裏,獨守屏的一角,摒棄了白日裏的喧囂,聽一曲憂鬱的純音,讓心思靜謐,在淺唱低吟的樂聲裏梳理著紛繁的思緒,然後,將曾經的,是濃是淡的憂傷,任筆尖用文字肆意的綻放,讓那種孤獨或心痛的感覺,在憂傷裏,靜靜的蔓延,飄渺成一縷極致的暗香。

喜歡欣賞憂傷文字,在憂傷裏體會種種人生百味。憂鬱的文風不是無病呻吟,它是眉黛間的一點朱砂,是一種婉約。喜歡用這樣的文字釋放內心的壓抑。憂傷,並不是因為痛苦不堪,也不是刻意營造哀愁;憂傷,只是一種人生的態度,一種最真實的情感流露。

憂傷的人,必定是感性的,只有感性的人才能寫出感人的詩句,而憂傷的句子具有超凡的渲染力,猝不及防,便會被擊垮,一閱成傷。

憂傷的文風,它是細膩的情感與文字交匯成的一種蝕骨的溫柔。它是一種經歷過後寂靜的美,是一種至情至性的真愛。

在文字間行走的這些日子,用心寫下了生活中的audio cables點滴感悟,這些文字,或溫婉,或憂傷。因為有人讀懂,所以幸福;這樣的懂得,是一種欣賞,無關風月,只關心。

用憂傷的文字詮釋人生的片斷,在溫婉的文字裏折射著你我的共嗚。因為懂得,所以慈悲。
  1. 2014/08/19(火) 04:42:11|
  2. 貨幣匯率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